唐璜

活着,是多么奄奄一息,又忍辱负重的事业。
——您说呢,先生?

[川晴明川]杜若

*没错 我吃的都是冷cp
*意识流,晴明中心
*不是刀/也许qwq

我是一名阴阳师。
在人与妖鬼相缠的这个时代里,我的任务是修复阴界的裂痕,封印作怪的恶鬼,驱邪,佑福,守护着京都。
所以,我需要借助式神的力量,简单来说,就是与妖怪签订契约,于是,我遇到了荒川之主。

大概,这是我毕生所学之巅峰,再无一二。

方才被召唤出来的荒川之主,外表非常的弱小,板着一张小脸,眼睛是让人感到悲伤的浅紫色,里面层层缠绕包裹着的情感让人难以揣测。我在他身前蹲下,平视着那人的眼睛,露出了他人口中“温柔”的笑容,弯了眼角。
“从今以后,请多多指教。”
他颔首,作为回答。

起初,他只喜欢一个人坐在长廊上眺望远方,眼中似有大雾,茫然不知焦点,也许面朝的是他曾经所守护的地方。
他从不开口向我索要,不出门,不吃食物,不合群,瘦瘦小小的一只,甚至曾把我给他的御灵,原封不动的放回我的屋内。
真奇怪啊,这只妖怪。
明明是妖怪,却固执的用妖力守护着一个地方,而且还被他的子民称作可怕的主宰,就算头上扣了一顶“荒川之主”的帽子,也仅仅只是让人生畏的手段罢了,老实说,我并不认为这有何可以同情,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的感同身受,因为那只妖怪非常的倔强,他不需要同情。
所以,我也就放任他了,甚至默许他在夜里,偷偷吃掉我养在结界中的那些弱小的亡灵。
真是,傲慢又固执的妖怪。

他以很快的速度恢复着妖力。

身体就像人类的少年,到了年纪后,突然抽高生长,像是一株树苗,吸收了过分的养料后,开始疯狂的爬向天空,以向上而扭曲的姿态,张牙舞爪。
我一遍又一遍改着他的衣服,送给他一把又一把折扇。
他的五官开始变得立体,十分英俊成熟的模样,那双眼睛里,依旧充满了窒息又绝望的色彩,就算调和了京都日落的晚霞,涂抹上庭院里锦簇的樱花团,那些搅拌成混沌的颜色里,依旧透露出扭曲了的忧郁。

我抓了一把茶叶,放进砂壶里,放上水,小火慢灼。
渐渐有一缕缕的白烟升起,伴随着咕嘟咕嘟的声音。
我垂眼看着掌中被摩挲得圆润的檀木佛珠,轻声笑道:“荒川,你变强了啊。”
被叫到的妖怪沉默的坐在我身旁,双眼直直的看向砂壶,似乎有些犹豫,从喉中发出模糊不清的音节。

“想回去吗?”

我看不见他的脸。
却感受到他放缓了的呼吸声。

“不,吾已是汝之式神,不再离去。”

低沉的声音像是被木柴拍打碾压过一般,那些词语仿佛变成一朵朵花瓣,在妖怪的舌尖跳着舞蹈,然后排好了队伍一个接一个的跳下来,在桌子上奔跑跳跃,顺着我的衣袖向上爬,揪着我的头发,然后将我缠缚其中。

“是这样啊。”

我忍耐着,平稳的倒下两杯茶水。
从屋外传来了风声,其中交织混杂着,像是钟鼓一样的鼓动声,源自于远方蛰伏的巨大黑兽,窥视着我内里肮脏的灵魂。
我听到了山音。

他越来越强大,已经能独当一面,不再像以前一样。他开始向我索要,会木着一张脸,带领一小群我捡回来的小妖们历练,不再偷偷溜进我的结界,也许是因为大了那么多,脸皮也薄了的缘故,他开始尝试与人亲近,依旧张弛有度,若即若离,却惹得萤草她们对他依赖不已,成天跟在身后,拽着他宽大的衣袖。
我在一旁看着,打开了折扇,遮住了唇。

他的尾巴,快要抑制不住的摆动了。

“啊呀,快看,那不是安倍与源家的在切磋比试吗?”
“可惜了,安倍这边可就剩下一个式神了…”
“听说是叫荒川的妖怪?不详之物啊——”
“嘘,别说了——”

我转过头,看着那些喋喋不休,像是蛞蝓一般令人心生厌恶的阴阳师们,胸腔像是被击打一般窒息难耐,腥甜的血沫肆意嚣张的爬出嘴角,脑袋嗡嗡低鸣,我喘息着,看着身前妖怪的背影,却还是咬牙布下了结界。
源家小子的箭术向来霸道,一箭一杀意,今日一战却是我大意轻敌,少不了要折个颜面了,我对胜负没有兴趣,只是不想他被重伤,虽然上一次他恢复原型的样子着实可爱…
脑子乱成浆糊的我,被他身上的光芒灼痛了眼睛。

这个家伙,居然背着我蓄积了妖力。

他的眼睛成为了唐枫红叶一般饱满浓郁的血红。
水流在他身边聚集,像是要毁天灭地一般的巨大妖力从他身上溢出,绀琉璃的颜色在他身旁萦绕,巨大的水柱漩涡出现在地面上,然后便是汹涌而出,带着几条小鱼。
铺天盖地的水流,卷走了那些蛞蝓,也将我打了个透凉,而那个爆发的妖怪,却化成了原型,蜷缩在一堆衣物之间,我无奈的笑笑,将它抱起,躬身向源博雅致歉,看着那人抱怨自己的衣服,和被卷走的弓箭。
一点微不可查的喜悦在我心头炸开,像是喝了东街尽头那家的烧酒一般醉人,灼喉。

“晴明。”
妖怪坐在我身旁,呼唤我的名字。
我一边摆弄着刚弄回来的白达摩,一边回应他。不曾想他只喊了一句,便不再出声,我也没多搭理他,仔细的查看着手中的御魂,思索着如何搭配,不时又画着几个灵符的半成品。
忽然,他倒在我身上,带着河川的水汽,润泽,湿凉。
他正用那双满是忧郁色彩的眼睛看着我,然后将一朵花抵在了我的眉间,我弯了嘴唇,将折扇抵在他的嘴角。

“杜若花。”

他垂下了眼睑,就这样静静地贴着我的肩膀。
我的头发已经沾染了霜雪的颜色。
他的倒是一向如此。
可惜,岁月在我这里流淌,在他那里不过一瞬。
笑了笑,我拿住了那花枝,放下手中毛笔,伸手挥袖,拥住了他的头部,用宽大的羽袍遮住了他的脸,颔首,将唇贴上他的额头。

我听见了山音。
从远方传来的,亘古的歌谣,不灭不散。
陪伴我吧,用我余下的所有,借你不过须臾时光。
即使平安世界的残樱败落,也让那杜若,开在你的身边,开在那条名叫荒川的河流之旁。

*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qwq(鞠躬)
*2333其实写的就是晴明一开始把荒川召唤出来之后,发生的一系列小片段故事啦,被我综合整理了一下
*最后晴明老啦,杜若就是一种花ww是荒川表达爱慕用的ww
*以及文中有些梗参照了 @啊呜的绘图本 大大的漫画www真的超级喜欢大大的川晴明⸜( ´ ꒳ ` )⸝♡︎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6 )

© 唐璜 | Powered by LOFTER